“差异化”战火渐燎原(图)

本报记者 李良

“同质化”竞争使基金业几乎陷入绝境,业内终有有识之士,勇敢地站出来说“不”了。

日前,在回答“为何上半年未发新产品”的质疑时,上海某基金公司总经理直截了当地向记者表示,不希望公司继续卷入“同质化”恶性竞争之中。在他看来,近年来“同质化”产品数量的激增,非但未能改变基金业当前的窘境,反而助推了基金业对银行等销售渠道的严重依赖,陷入了一个更深的恶性循环。“基金业也有自己的尊严,不能为了拼规模就罔顾持有人的利益,这是砸牌子行为。”该总经理强调说。

事实上,基金业对“同质化”的切肤之痛已非一日。当许多新基金发行不过是“赔本赚吆喝”,银行等销售渠道的尾随佣金却借机暴涨,甚至因此而衍生出高费率的“帮忙资金”行当时,许多基金业内人士都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。周而复始地劳动最终不过为他人作“嫁衣”,而基金行业却在原地踏步中逐渐失却了市场、形象乃至信任,此时,基金业内必须打破“同质化”的怪圈,筹谋新计以“突破重围”。

从近期和基金业内高管的交流来看,自证监会大尺度拓宽基金业业务范围,宽幅松绑基金业现有的诸多政策限制后,许多基金公司的高管对“差异化”竞争的热情高涨。在他们的眼里,“差异化”竞争的路径,主要是产品创新所带来的新市场,以及老客户中细分需求所形成的细分市场。他们认为,通过这些“差异化”竞争路径,可以跳出“同质化”的怪圈,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中打造出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。

就目前而言,公募基金是基金业中“同质化”最为严重的区域,且受制于市场低迷、监管严厉、产品创新空间狭窄、银行等销售渠道过度盘剥等因素,“差异化”竞争战略较难寻到空间。加之市场格局基本成形,“差异化”策略未必能对基金公司现有的市场地位产生较大影响。而相较于公募基金的“规范”,基金专户业务却更为灵活,尤其在政策上将大幅度拓宽基金专户的业务范围后,基金专户的发展空间骤然猛增,非常适合“差异化”战略的实施。更重要的是,虽然基金专户业务自2009年面世以来,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,但彼时由于高门槛的限制,并非所有的基金公司都可以进入这块业务领域,而有资格开展专户业务的大中型基金公司,由于公募业务完全可以“自给自足”,对专户业务的重视程度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高,因此,从整体而言,与公募业务相比,基金专户业务的市场空白依然庞大,而市场格局也远未到成形之时,非常适合作为后进者“差异化”战略的首选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与公募基金业务更多偏重于A股投资不同的是,许多基金公司在基金专户业务上的“差异化”定位,则赋予了更多的内涵。有些基金公司着眼于债券市场未来的巨大发展空间,以及日益旺盛的稳定回报需求,将基金专户的主攻方向定位为固定收益产品,并期望借助专户业务来树立自己在固定收益领域的优势品牌;有些基金公司则憧憬到数量化投资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前景,期望通过打造国内一流的数量化投资团队,来为资金雄厚又期望绝对回报的高端客户提供更好的专户产品,成为财富管理行业中数量化投资的领头羊;也有些基金公司则瞄准了政策松绑后显现出来的诸如PE等新的专户投资业务,期望利用基金公司的投研优势,以及更严格的风控体系,在这些新业务领域击败现有的竞争者,建立自己“另类”的业务特色。

在生存困境和锐意发展的双重压力下,基金业“差异化”竞争已从星火渐渐燎原,成为基金业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。但正如某基金公司总经理所言,基金业第一轮以公募基金业务为主的快速发展中,也曾伴随着众多“差异化”竞争策略,而争夺的对象是普通大众投资者,当市场需求渐饱和后,便沦为“同质化”;但第二轮以基金专户业务为主的发展,其“差异化”竞争所面对的客户,则已不是普通大众,而是掌握更多财富、有更旺盛的理财需求的高端客户,因此,其发展的策略、手段也将与第一轮发展有着本质区别。而这,也将是基金业未来“差异化”竞争成败的关键所在。

(本文来源:中国证券报 )